[生活理财]

血色时代的浪漫——《血色浪漫》读后感

浏览:272 评论:1
2017-8-30 20:25:43 来自理财生活 来自PC [ 复制链接 ]

这两天看完了都梁的小说《血色浪漫》,当然,和电视剧有些不同了,但大多数是没变的。看书的感觉和看电视剧不同,因为演员是要把剧本里的文字表现出来。可能说起都梁,很少人知道,但是说起《亮剑》大家会都有耳闻,没错,作者同样是生于50年代的都梁。

我一直很喜欢《血色浪漫》,当然,不仅是被他们那一群人年轻时油腔滑调的乐趣所吸引,像周晓白说的“宁可被挂在悬崖上,也别挂在钟跃民的嘴上。那可了不得,绝对是场灾难,”更重要的是,我喜欢那句“鲜血?浪漫?这就叫做血色浪漫”“一个人可以超越世俗,然后抱着一份份情感游历人世,感觉就像黄老邪身怀绝世武功而又超越世俗。这才是真正的浪漫。”血色的背景下浪漫的故事。在很久以前,刚看这部电视剧的时候,我真的不懂,虽然很喜欢这一群人,可是对于周晓白,是莫大的惋惜。但是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在那个血色的背景下,钟跃民是一个背着菜刀的诗人,这是时代的结果。今天,我忽然理解到,(不知道我想的有没有道理)钟跃民,他说他喜欢在路上的感觉,生活里每一刻都是新的体验,在路上,是每个年轻人都有的想法,只不过,那些经历过文革的知青们,他们已经没有后半辈子再变化生活方式折腾下去的勇气,因为他们怕更加一无所有。秦岭不是吗,在同龄人中,秦岭是钟跃民看到的在路上的红颜知己,可是,最终也还是只能归于平静和安稳的生活。但是高玥不一样,因为她比他们小十岁,她没有感受过那个动荡的年月,那个血色的北京,红色的京城,没有经历过下乡插队,更何况在性格上,她是个“前卫”的女孩,所以,可以陪钟跃民过流离的生活,可以……

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带着最初的激情,追寻着最初的梦想,感受着最初的体验,我们上路吧。——凯鲁亚克。

据钟跃民说,这是当初他和秦岭都很喜欢的一句话。或许真的像秦岭说的一样“钟跃民,难得你还有在路上的激情,在我们的同龄人中,你恐怕是个另类。”

郑桐说“钟跃民从来没当过流氓,当时他表现出来的精神状态,不过是反映了一种中国版的垮了的一代精神特征,按照规律,这类人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他们迟早会向社会的主流文化回归。你觉得钟跃民变了,这就对了,说明你的感觉并不迟钝,他是在回归。”都梁在接受采访使谈到是他想到钟跃民这个形象的朋友时也说过类似的话。

最终,朋友依旧,虽然钟跃民又去可可西里寻找刺激,但是,在尾声前,和晓白一起听音乐会,打电话给秦岭,这是都梁给朋友做的最终的安排吧。可能这就是他们的人生,在同样的时代里不同性格的人。

我喜欢《血色浪漫》的另一个理由就是,作者从1968年一直写了几十年,这几十年里岁月的变迁,仿佛就让我看到一代人的人生。从年少轻狂直到成熟,经历着一个蜕变的过程。文革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们什么是成长,他们宁愿喜欢那些无拘无束没有人管整天打打杀杀的日子,可是那些少年时代打架斗殴挑逗女孩的“事迹”,或许就留在了所谓的“老三届”的记忆里。

1968年底,应该在1966.1967.1968年毕业的高中,初中学生全部毕业,这也就是后来著名的老三届。他们炫目的青春,挥洒在了红色里。由此,我捎带着想起了我们。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与背景呢?我们被成为90后,可我们不代表非主流。和钟跃民最初想当兵的理想不一样,我们中的大多数,都把希望寄予高考。所以,在他们用尽全力学习毛泽东语录,大闹北京城的年纪,我们在为了成绩拼命。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又会书写怎么样一个故事的结局?我们这一群相识在青春里的人,画了多少个圈?

    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如同钟跃民所想的:人不能过一种没有希望的生活,而整个人类何尝不是这样?

我们这个时代的浪漫,又将和什么统一在一起?利欲横行的商品经济?激烈残酷的竞争?我们,又何去何从?何时归于流年?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