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理财]

当我说重要性时,你知道我在谈什么吗?

浏览:317 评论:12
2017-6-26 14:20:07 来自理财生活 来自PC [ 复制链接 ]
01

昨晚上,我再次失眠了。

午夜的静怡,将久远的记忆唤醒,眼前、脑中都闪现无数让我焦虑、不安,甚至是愤恨的镜头,那一刻,我甚至有沉沉睡去再也不愿醒来的念头。


我知道,这是抑郁的轻度表现,而抑郁的根本原因是我竟然找不到生活的意义。我家那位每每听到我这样的论调,总是轻笑着摸摸我头说,你这是想太多、太敏感的缘故,生活的意义不就是带大孩子、相濡以沫,平凡过好每一天吗?

我承认,他的这个论调颇有疗效。每每此时,我都为自己拥有一个幸福的小家而开心不已,感恩备至。然而,我依然是不开心的。

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对很多事情都没了兴致:
  • 对曾经最爱吃的水果无感,没了想吃的欲望。
  • 对偏爱的理财事业懈怠,没了更文的兴趣。
  • 即便是对最爱的孩子,也少了点交流的冲动。
  • 旅游、工作、交际,全都被我丢出了清单。


更可怕地是,我连最后一点调整更改的欲望都消耗殆尽。屈指一算,距离上次与心理咨询师沟通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我似乎看到了她语重心长地表情——间断地沟通治疗+不落实处的作业,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效果。

的确,重拾希望前,得先完成那份迟到的作业。

02

上次作业的内容是在平心静气的时候,回答4个问题。
  • 什么时候,你觉得自己是重要的?
  • 为什么自己是重要的?
  • 什么时候,觉得自己不重要?
  • 觉得自己不重要的时候,你会有怎样的表现和体会?


说到底,核心是回答“重要/不重要”的情境和表现。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一点都不重要,在家人面前我无足轻重;在朋友面前我似有非无;在工作面前我人微言轻。



有时候,我真想大声喊出来,哪怕是咒骂也好。不过多数时候,我都会沉默以对,自己生闷气。实在气不过,我会变得异常激动,说点不着调的话,只为了平息心中的委屈。

那一刻,我明白自己是个无足轻重的人,是个不受待见的人,不管何时,都不能违背家人的意愿,表达自己的观点和需求,否则,自己会受到惩罚。

所以,在家里,我竟然表现地低调、不惹眼,不给他们带去麻烦,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以换来更少的打击和嘲讽,我讨厌被人关注,因为关注就意味着嘲讽和打击,以及没完没了的说教。我宁愿自己一个人待着,乐得清闲。

03

偶尔,我也会有种恍惚的感觉,以为自己是重要的。

记得中学时,某个自习课上,我整理课桌发出了一些声响。班主任老师,循声找到了我,并说了一番语重心长的话。虽然语气颇为严厉,但在她眼里我看到了某种东西——重要性。在全体同学面前,她强调我是重要的,并且让我认识到这一点。

似乎,每个我觉得自己是重要的时刻,基本都是从别人的眼中和表现中得到。

比如,家人需要得到我的帮助时;朋友认可我的付出时;工作难题得到解决时。


仔细回想起来,解决问题的过程带给我的快乐和满足,远没有得到认同和感激带来的要强烈得多。

虽然,在更文时,比如现在,我也得到了满足,情感得以宣泄,全身轻松,但假如当我把这篇文章发布出去,有人为我点赞,并与我分享他/她的感受,我会觉得更开心,即便这个开心和快乐并不持久,我好像在追求鸦片一般欲罢不能。

我想这就是自己难以持续自我迭代的原因所在,我的内在动力缺乏,没有自我激励的机制,非常需要外部刺激,来延续行动。

就好像我在各大社区和微信公众号更文,这的确带给我一些快感,让我在专业技能上得到锻炼和提升。然而,假如一段时期,我的关注度不见明显增长或者有明显降低,阅读量和留言都稀少,我就会明确缺乏斗志和更文的欲望。

如今,依靠更文赚取些许稿费,获得一些小奖品,反而是我持续行动的最大动力,让我养成了写文的惯有习性。尽管稿费微不足道,小奖品也未必是我需要和心仪的,我迫切需要它们,它们让我觉得自己很重要、很满足。


小结:

当我说重要性时,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我说的其实是未来的可能性,你对自己有多疼爱,就有多强的动力去改变。
全部评论 楼主直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